您现在的位置是:上海瑞齐资讯网 > 关注

《攀登者》,一首英雄的赞歌,背后的真实故事

上海瑞齐资讯网2019-10-16 01:52 839 人围观
正文









说实话,单单看电影《攀登者》,我并没有多感动。


不是我泪点高,而是这种商业大片,很多是往死打艰苦牌,情感牌,波折牌,往死了将人的情感渲染到临界点。很难从影片本身看出感动。






直到,我了解到关于祖国1960年,1975年两次组建国家登山队前前后后的历史,才对影片本身,更多一些感觉,被影片背后真实存在的那些铮铮铁骨的汉子折服。


那种感动,与影片本身的视觉,听觉,感觉的煽情,截然不同,更具张力与感染力,更为持久与坚定,那是发自心底里的敬畏与佩服,是油然而升的激动与眼泪,那是民族的自豪感与荣誉感并存的骄傲。


那一时刻,我尤为热爱祖国,真正地与祖国融为了一体。我骄傲,我的国有这样的历史。


那是一部电影远远不能感动到心底的震撼。






1960年,为什么要登珠峰?


登珠峰,是一项艰巨的国家任务,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


苏联援建期的1957年,苏联登山运动员签名,申请组建苏中联合登山队,在1959年3-6月最佳登顶时期,登顶珠峰,作为建国十周年的献礼。


这个计划后来被周总理,贺龙元帅批准,支持,得以进行。计划1958至1960年三年时间,从侦察到试登,再到登顶。


然而,中苏关系恶化后,苏方撤走了人员,转而支持珠峰另一面的印度登山队。有些时候,靠别人,远远不如靠自己来得牢稳,坚固。与其请救苏方,不如我们自己去征服。


彼时,中国与尼泊尔进行边界谈判,中方提议,将边境线划在珠峰顶峰。尼方则认为,珠峰与中国无关,因为没有中国人登上去过。


登顶珠峰,成了一件迫在眉睫的硬性任务,等同于前线。


登顶,更是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,已经有人从南面登上珠峰,即便我们再登了上去,也是第二。






要打,就打最硬的仗,要啃,就啃最硬的骨头。


从北面登顶,一则史无前例,二则珠峰的北坡位于我国西藏境内,从自己的国境登顶,有非凡的意义。


要抢在印度登顶之前,登顶成功,我们中国人要用脚丈量我们的国土,我们寸土必争。


中国人,向来有着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概和勇气。


只要有一个目标。即使是死,也要死在追求目标的路上。






登顶有多难,难于上青天。


在珠峰那片瞬息万变的恶劣天气环境里,登顶的难,可谓难于上青天。


很多训练有素的登山运动人员,组织,都无功而返,甚至很多的人,牺牲在那里,永远地停留在珠峰。


动辄十几级大风,雪崩,低温,寒冻,以及复杂的地形,峭壁林立。连一只鸟,都飞不过去。


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。


中国,多苦多难之中走过来的新中国,这些困难,就是拿命,也要去完成。


我们这个民族,向来,有忘我的决心与不怕牺牲的勇气。


当时,登山指挥部由贺龙元帅亲自担任。


在海拔5200米的高原,修建公路,直达珠峰大本营。再往上,到达顶峰,预备建立四个营地,便于后继登顶。


这艰巨的任务,苦难的中国人,有着非人的毅力,居然都完成了。







信仰这东西,没则没亦,若是有,一定特别珍贵与神奇。


郭亮村的挂壁公路,同样是新中国人民意志力与勇气的佳作。


位于河南省新乡市辉县西北60公里,太行深处沙窑乡的郭亮村,同样创造了新天地。


去过的人,都会走过那些挂壁公路,一方面,我们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另一方面,我们也相信中国人民的创造力与想像力,还有无穷的力量。


整整六条,挂在绝壁边上,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杰作。那是郭亮村的老牌共产党人村支书,带领着全村人民,历经30年,人工开凿。


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,从来都不缺乏勇气与决心,我们也不缺乏能力与创造。


多难兴邦。


认定了自身的价值与创造的意义,那么,便勇往直前,不达珠峰,誓不罢休。






1960年那次的攀登,遇到了太多的困难。


越往上走,越是困难。


专家的撤走,时间的紧迫,物质的匮乏,到损兵折将,我们困难重重,但从未停下脚步。


一大队人马,最终,只有四个人,有幸登顶。他们也付出了沉重代价。队员屈满银,为了固定冰锥,光脚踩在冰锥上,然后再打一个。最终,他的脚因为冻坏而不得不截肢。


当他们登上顶峰,已经累得没有人说话了。


因为体力透支严重的的队员刘连满被同伴安置在一块大石头旁边,并给他留了一罐氧气。


考虑到队员们下山氧气不够,刘连满预计自己无法存活,居然舍不得用氧气。把它留给队员们下山使用。


这些细节,才是攀登者们真实的精神,是拿命完成任务的决心与奉献。






可是这次的登顶,居然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承认。他们说没有留下影像资料,不算。


说不算,就不算?这事不能够就这么算了。


于是,又有了后面十五年之后的1975年国家队再次冲锋珠峰。


1975年的登顶里,胡歌饰演的杨光,其原型夏伯渝,把睡袋让给了队友,双脚冻伤截肢。


但是这位可敬的勇士,在四十年后69岁高龄里的2018年年5月14日,靠着假肢,成功登顶,被人称为“无腿勇士”。


有了这些背后的故事,再次观看影片,便有了一份崇拜在里面。那是对信仰的崇拜,那是对前辈的崇拜,对价值的思考,对使命的遵从。






电影大概只能讲述攀登者万分之一的故事。


为国攀登,责任使命,令人生的境界与高度陡然而升。


生命与责任冲突矛盾之下的抉择,显然是个两难。


有些人,愿意舍了生命,成就责任。有些人,愿意留着生命,再次冲锋。


无论哪一种,斗志不灭,精神不死,永远年轻,永远冲锋。


荣誉与性命,同样,是个两难的选择。生命对有的人来说,是用来捍卫荣誉的。


那些触及到灵魂的东西,不在形式,不在技巧,不在物质,不在表演,而在真实。


真实,才是达到人生完美的一条路。


唯有在真实历史之下的故事,才有动人心弦的共鸣。


找到那条真实的路径,一直走下去。








(图片来自网络)关注“冷暖时光”,从女人视角看世界,共同探讨更多话题。


上一篇:这2天有个玩法很赚钱!(附晚间重要公告)

下一篇:简直是小丑女本人!玛格特罗满面笑容比亮相纽